今天是:2019-1-21 4:15:01
>> 走进生态海南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进入首页

棋子湾,美而宁静
编辑:文明生态村 来源:海南日报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    • 棋子湾,美而宁静

    棋子湾小角,晚霞与海边的礁石、滩涂相呼应。

    红如花瓣的礁石。

    田园牧歌,牛与水鸟和谐共处。杜觉祥 摄


    昌化渔港晒鱼干。

    夕阳西下,一片灿烂。

    海边怪石。

    苏东坡的残碑。

    海边的仙人掌。

    文\本刊特约撰稿 李辉
    海南西线的棋子湾,面对北部湾,与越南隔海相对。号称棋子湾,因为这里有大大小小的棋子石。西线相对干燥,仙人掌长在岩石之间。几个月来,杜觉祥先生总是不断发出他拍摄的落日晚霞,美丽之极。杜觉祥还说,这里是棋子湾,可以请围棋、象棋高手前来,与棋子湾珠联璧合。想想,也颇有道理。

    11月28日,正好有时间,我们几位朋友驱车从海口前往棋子湾。这一次,期盼已久的棋子湾,终于就在眼前。

    西线高速,一路雨不停地下。中午时分,抵达棋子湾,意外地,雨停了,阴云渐渐散去,阳光慢慢呈现。旅行者,到一个地方,天空忽然转晴,可谓吉人自有天相。夕阳西下,晚霞一片灿烂,在天空呈现美丽。面对北部湾,我们尽兴享受这个美好的下午! 

    相对于海南东线的热闹,西线明显安静许多。沿栈道下行,站在海边,可以拍摄不一样的景象。

    晚霞与海边的礁石、滩涂相呼应,景色之美,令人陶醉。我特别喜欢拍海边细节感的景物:椰子树、枯树、红如花瓣的石块、礁石镶嵌的贝壳与水的呼应。第二天上午,前去棋子湾大角,我同样爱拍不一样的细节:枯枝、仙人掌与礁石、沙滩上的黑色树根与海水对应、弯曲的细沙与黑石块、如刀削一样的岩石……有了这些细节的凸显,风景便多了丰富的立体感。

    寻访流放的苏轼

    来到棋子湾,怎能不寻访以戴罪之身流放海南的苏轼的足迹?

    三十几年前,我曾去四川眉山拜谒苏洵与儿子苏轼、苏澈的故居。处在政治漩涡里的苏轼(后称为东坡居士),豪放而敢于直言,难以容于新党与旧党之间的争斗。北宋元丰二年,43岁的苏轼被调为湖州知州。上任后,他即给神宗写了一封《湖州谢表》,信中说自己“愚不适时,难以追陪新进”“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”,顿时激发朝廷内一片倒苏之声。7月28日,上任才三个月的苏轼被御史台的吏卒逮捕,解往京师,受牵连者达数十人。与苏轼政见相同的许多元老纷纷上书,连一些变法派的有识之士也劝谏神宗不要杀苏轼。王安石当时退休金陵,也上书说:“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?”这场诗案就因王安石“一言而决”,苏轼得到从轻发落,贬为黄州(今湖北黄冈)团练副使。

    苏东坡命运多舛,三次戴罪受贬:湖北黄州、广东惠州、海南儋州……

    苏东坡的流放地,我先后都曾前往。上世纪90年代初两次到惠州,2011年到黄州,2018年11月,我终于来到苏东坡最后一个流放地——儋州。

    在黄州,苏东坡写下《赤壁赋》,写下《黄州寒食诗帖》,写下《赤壁怀古》。在惠州,苏东坡写下《食荔枝》:“罗浮山下四时春,卢橘杨梅次第新。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。”在这里,苏东坡已把自己称作“岭南人”。谁料想,62岁的苏东坡,又一次被遣送至海南儋州。发配于此,苏东坡又一次把儋州当成另外一个故乡。“我本儋耳氏,寄生西蜀州”。他在儋州创办学堂,许多人不远千里,追至儋州,拜学苏东坡。

    苏东坡晚年一直在流放,且是发配在荒蛮之地。可是,难以想象,像他这样不停流放的人,竟能容纳苦难,以文化让自己内心更充实,更从容。他总是以美呈现文化,将流放地的文化,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。在我眼里,唯有苏东坡才是北宋时代最伟大的人!有人说得好,苏东坡在流放生涯里,无论到哪里,随遇而安,躬耕自养,著书自娱,与民同乐。可以说,苏东坡虽然“戴罪之身”,他却在任何一个流放地,都创造出“贬谪文化”的最高典范。

    曾经读过林语堂的《苏东坡传》,其中这段文字是林语堂对苏东坡的最好表达:“苏东坡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、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、一个百姓的朋友、一个大文豪、大书法家、创新的画家、造酒试验家、一个工程师、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、一位瑜伽修行者佛教徒、巨儒政治家、一个皇帝的秘书、酒仙、厚道的法官、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。一个月夜徘徊者、一个诗人、一个小丑。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……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、变化感和幽默感,智能优异,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——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。”说得真好!

    11月29日下午,我们终于来到棋子湾的峻灵王庙。当年流放海南的苏轼,为此庙题写《峻灵王庙碑》。峻灵王庙多年被毁,前些年终于重建。庙前,将苏轼题写的碑文以红字镌刻碑石之上。

    苏东坡在儋州三年,即将前往廉州时,他的心胸却颇为坦荡。当时,他还特意为峻灵王庙撰写了碑文,也是留给棋子湾最为重要的历史传承。他在碑文里写道:

    皇宋元丰五年七月,诏封山神为峻灵王。用部使者承议郎彭次云之请也。绍圣四年五月,琼州别驾苏轼以罪谪于儋,至元符三年五月,有诏徙廉州,自念谪居海南三载,饮咸食腥,凌暴飓雾而得生还者,山川之神实相之,谨再拜稽首,西向而辞焉。且书其事,碑而铭之。山有石池,产有紫鱼,民莫敢犯,石峰之侧有荔枝、黄柑,得就食,持去即有风雹之变。其铭曰:

    琼崖千里块海中,民夷杂错古相蒙。方壶蓬莱此别宫,峻灵独立秀且雄。为帝守宝甚严恭,庇荫嘉谷岁屡丰。大小逍遥远虾龙,鸡鶋安栖不避风。我浮而西今复东,铭碑晔然照无穷。

    清朝期间,儋州昌江县令将苏轼碑文镌刻立在面前,后来被砸坏。我问庙前的先生,原来的碑是否还在?他们说,如今只剩下一块残碑。走到残碑前面,上面有的碑文虽然模糊,但依稀仍见。

    残碑尚在,苏东坡与峻灵王庙就有了灵气。这座庙,也就有了千年传承。当年他撰写的碑文,十分应验,他终于可以离开这里返回大陆了。史料记载,万里北还的苏东坡,见到一幅画时,悲从中来。他在画像地旁边留下这句话: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。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东坡书院门前的这块碑石,其实隐含着北宋伟大文豪苏轼的流放人生。遗憾的是,北归途中,苏东坡于建中靖国元年7月28日(1101年8月24日)在江苏常州逝世,享年65岁。一生颠沛,四处流放,一代文豪就这样走了。

    棋子湾挥之不去的美

    11月30日,天气晴好,我们前往位于儋州中和古镇的东坡书院。遥想当年,苏东坡在这里设立书院,多少人前来学习。同样,我们走进东坡书院,拜谒这位激发儋州文化的巨人。

    史料记载,绍圣四年(1097)四月苏东坡贬至儋州,宋元符元年(1098),苏东坡与军使张中同访黎子云,名其屋曰:载酒堂。明嘉靖二十七年(1548),有人在此掌教,载酒堂改称“东坡书院”。东坡书院的匾额,由儋州的张绩书写。1818年,张绩考中举人,前往甘肃古浪县任县令。返回儋州,他为“东坡书院”题写的匾额,遒劲有力,如今悬挂于书院。五六十年代期间,不少人走进东坡书院。郭沫若、田汉等人都曾来到东坡书院。田汉走进书院,是在1962年的5月。参观之后,田汉诗兴大发,挥毫赋诗。1979年8月30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题为《救救东坡书院》的读者来信,引起各级政府的重视,于是,东坡书院开始重建。走进书院,可以看到不同的诗碑。田汉的诗,邓拓《怀苏东坡》诗,镌刻诗碑之上,留存苏东坡与儋州的历史延续。

    返回棋子湾,已是30日下午。此时,夕阳如期而至。

    这一次,我没有走到海边,而是伫立五层大阳台,眺望远景。夕阳缓缓西下,淡淡的金光,渐次走进晚霞一般的灿烂。我用手机拍摄不同画面,每一个画面都美丽无比。

    棋子湾之美,美得令人陶醉,再也挥之不去了……

    最佳浏览线路

    棋子湾海湾呈现S形状,湾长20多公里。到达棋子湾后可以观光峻壁角、细眉角、鉴真坐禅、黄帝祭海、神龟探海、大角石林、小角石林、仙人足迹、八戒背媳妇、祭海石、观鱼石、火焰石、情侣石、帆船石、观音石、观音潭、棋子篮、望郎滩、白沙岭、治癣沟及野菠萝度假村等天然景点。

    棋子湾美丽三角

    棋子湾最有风情的,是三个湾,大角、小角和中角。

    大角湾沿着海岸线新建了海边观景的木栈道,一路上可赏礁石、岸滩,也可观察到仙人掌、红树林与海岸帆船石、笔架山等礁石景观,海岸奇石林立,形状各异,野菠萝与仙人掌在风中野趣横生,丰富多变的海岸景观让游客赞叹不已。

    小角是棋子湾观赏日落最佳的观察点,夕阳西下,落日在三五分钟之间在天空中变幻出奇瑰的景象,时而为云彩镶上金边,时而在玫瑰红,淡紫与蓝色间层层叠叠,与海岸礁石相映成趣,从小角边的开元度假村下望,落日风景一览无遗,正是面朝大海、春暖花开最美的诠释。


    (小文)


    (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李辉摄) 

     海南省生态文明网   海南精神文明   生态文明村   海南农信网 
  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108295号 琼ICP备05000291号
    电话:0898- 65344659 传真:0898-65350623 E-MAIL:hnjswm@163.com
    主办单位: 海南省生态研究院(会)  制作维护:海南精神文明暨文明生态村网络信息中心
   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海府路59号省政府1号办公楼413室
    走读生态村群
    走读生态村
    在线咨询[1]
    在线咨询[2]